快钱支付换主帅,公司命运将如何?

近期,据媒体报道,万达集团旗下的快钱公司近日发生人事变更。前法人代表、董事长曲德君卸任,董建岳接任。董建岳为广发银行原董事长、万达金融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此前曲德君已经卸任万达集团董事,为新城控股董事候选人。

2014年,万达以20亿元的价格收购快钱支付,并开始布局互联网金融领域。先后拿下第三方支付、小额贷款、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私募基金、保险经纪、保险、征信等诸多金融牌照。

2018年万达将金融板块旗下快钱公司持有的多个万达广场项目腾挪至万达商管集团。在年初,万达征信被爆出大规模裁员,万达金融更名为万达投资,被爆出计划出售支付牌照,当各种不好的消息汇聚一起时,快钱的命运将如何呢?

金融卡位难成

快钱支付由互联网支付老兵关国光创立,2005年上线,是国内第一批第三方支付公司之一,并于2012年5月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截止到2013年,快钱支付的交易规模仅次于支付宝、财付通及银联商务,其市场份额为6.7%,位列国内第三方市场份额第四名。

而彼时,BAT角逐逐渐从传统互联网产品转战到互联网金融领域。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移动支付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BAT也会随之加大布局移动支付的力度。所以在2014年,有消息传出,百度将以20亿元价格收购第三方支付企业快钱。

同年,万达集团联手百度、腾讯共同成立了万达电商,计划三年内投资50亿元,其中第一年投资十亿,万达占比70%,百度、腾讯各持15%股权。

电子支付是电商的一个重要环节,所以在2014年底,万达刚上市,变以20亿元的价格战略控股快钱支付。万达期望此次投资快钱支付能在未来帮助其打通 O2O 支付环节,也有可能进军互联网金融领域。

2015年,万达金融集团成立,下设网络金融、飞凡科技、保险、投资等公司。2016年10月,万达金融拆分网络和金融,成立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旗下包括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网络数据中心、海鼎公司、网络信贷公司等。万达金融集团将发力传统金融业务,包括银行、保险、证券、投资等。

2017年,快钱公司股东发生变更,其他股东已全部退出,万达集团实现全资控股。

回顾万达的发展史,可以看到万达对电商的偏执,万达电商几经波折没有折腾起来,万达金融也是潮起潮落。飞凡大规模裁员、万达集团海外投资收缩、万达城和万达酒店被砍,网科扭亏失败……

一直盛传快钱公司被卖,或许也是跟网络科技集团业绩不佳有关。

在2017年工作总结中,王健林提到,网络科技集团收入58.6亿元,完成年计划的90.1%。随即传出网络科技大规模裁员。

而今年1月份,万达官网公布出来的2018年万达业绩中,对万达金融业绩一笔带过,而对网络科技只字未提。“2018年,金融集团收入433.6亿元,完成年计划101%,同比增加28.6%。

紧接着,据媒体报道称,万达内部已将金融集团更名为投资集团。

投到万达电商的钱基本上都打了水漂,失去交易的金融业务也难以支撑。

危险的现金贷

在今年的万达金融2018年工作总结上,王健林表示金融集团2018年收入433.6亿元,2019年计划收入496.4亿元。

这意味着万达金融年收入要实现14.5%的增长。从2018年度第三方支付排名来看,快钱支付已经跌出了前五,支付工具作为商业闭环和消费金融行业的第一入口,若没有高粘性的用户,其他金融业务也很难支撑。

而从目前手里的筹码来看,万达金融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三张网络小贷牌照和四款现金贷APP。

在万达普惠官网显示,公司旗下产品包括万e贷、快易花、万达贷三款产品,且分别有独立APP。

这三个APP都是现金贷APP,面向的群体不一样。万达贷面向的是优质白领及高学历客户群体,快易花面向的是工作稳定的公积金、社保客户群体,万e贷面向的是面向都市新蓝领、自由职业者、个体户等客户群体。

官方虽然宣传的面向群体不一样,但据网友实际操作,三款APP可以给同一个用户放款。

快易花原本是快钱钱包的一个产品,后来独立出来。在21cn聚投诉上,我们看到快钱支付的投诉量居周榜第二,关于快易花的投诉有“高利贷“、砍头息”等情况。投诉主要集中为暴力催收,以及高额逾期费的投诉。

除此之外,有大量的投诉是关于快钱支付违规为高利贷APP提供支付端口,甚至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规多扣款。

在投诉平台上可以看到大量对未经用户同意代高炮平台扣款的第三方支付通道的投诉。之所以高炮平台这类严重涉嫌违法的借贷机构能够继续存活,离不开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纵容”。

据媒体调查,很多平台通过让客户签订与第三方的代扣协议,且事后巧立名目“资格评估报告费”,并通过合作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私自扣划注册用户绑定银行卡内的款项。

2019年3月28日,央行发布相关通知,对于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存在特约商户资质审核不严、注册信息不真实等问题,《通知》明确要求收单机构严格按规定审核特约商户申请资料,采取有效措施核实其经营活动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虽然第三方支付机构有审核义务,但因高炮平台已经成了支付机构圈子中不可忽视的群体,这些第三方支付机构不惜代价为其提供审核便利。

据了解,快钱支付多次违规遭到监管部门的处罚,但是仍屡禁不止,在互金行业监管严格的形式下,支付牌照的相关价值已经降低,快钱不惜损害自身名誉,为高炮APP“开后窗”,恐是“竭泽而渔”。

现在,在万达要求金融收入要实现14.5%增长的背景下,现金贷或许能成为短期提升收入的“稻草”。不过,从目前整个行业来看,在监管趋严、流量告急之下,违规现金贷的暴利时代或将成为过去。

现在,万达网络科技已经“不复存在”,快钱支付被外界视为万达金融的业务板块,若其不能担起万达金融业务收入的大梁,恐被卖的消息将变成现实。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互联网风云榜;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