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资基金水土不服申万巴黎“转手记”

特约记者 梅岭 本报记者 王珏 发自广州 上海

经历了7年的无奈与幽怨后,申银万国与巴黎银行终于熬来了解脱。

2010年9月7日,申万巴黎发布公告:本公司外方股东法国巴黎资产管理公司已与三菱UFJ信托银行株式会社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33%的申万巴黎股权全部转让,对价5000万美元。8月24日,申万巴黎更名为“申万菱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事宜被国家工商总局预先核准。

“双方已签署了合作协议,相关材料已经报到监管部门,很快就会有结果。”申万巴黎有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但对于工商总局已核准一事目前还不清楚。申万巴黎媒体负责人浦剑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还在用申万巴黎这个名字,接下来发的新基金都还是用申万巴黎之名。”

三选一的无奈之举

去年底巴黎银行抛弃了旗下另一只基金泰达荷银后,申万巴黎何去何从早已成为市场焦点。

“巴黎银行在海富通和申万巴黎之间肯定要选择一个好的基金,而日本三菱也要进入中国市场。业内人士还开玩笑:这是‘鬼子’的第一只中国基金。”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王群航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2000年,巴黎银行在接触了几十家中资机构后,最终看中了申银万国的综合实力及强大的销售渠道。2004年1月15日,申万巴黎正式成立,申银万国证券持股67%,法国巴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33%,在公司成立3个月后,第一只基金申万巴黎盛利精选混合基金推出,首次募资高达68亿元。

2007年,随着申万巴黎原投资总监张惟闵及前总经理唐熹明的相继辞职,巴黎银行陆续曝出放弃申万巴黎经营管理权的消息,并一度想成立另一家基金公司,但碍于国内相关规定—“外资公司从基金公司退出后,三年内不得成立另一家基金公司”而被迫选择了保留。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巴黎银行面临“三选一”难题:收购比利时富通银行,合计持有申万巴黎、泰达荷银、海富通三家中国合资基金公司股权。而中国“一参一控”的规定,令巴黎银行最终只能保留一家公司。

巴黎银行舍弃申万巴黎和泰达荷银,选择海富通并不难理解,三家公司中表现最好的当属海富通基金,2007年营收447亿元。2008年达到了565亿元,2009年稍有所回落,也没有跌破500亿元大关。

“在申万巴黎,中外股东利益冲突,投资理念不符,股东和管理层之间也是矛盾重重,说到底还是因为利益问题。”基金界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巴黎银行所持申万巴黎的股权仅为33%,因此该行在申万巴黎的话语权相对较弱。”

内部管理问题频频

“6年来,申万巴黎无论业绩、规模还是团队都没有形成竞争力。作为一家股东、背景都不错的公司,还是因为公司内部管理出了问题。”德圣基金研究中心基金分析师江赛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作为国内第一批中外合资的基金公司,申万巴黎却长年处于中外合作方理念不一、主管人员变动较大等因素的困扰下。申万巴黎成立之初,按合资双方的约定:巴黎银行输入公司治理、投资管理及风险控制,而中方则主要负责渠道与营销。然而,这一与首批合资基金公司将经营管理权全部交给外方逆向而行的“双线独立运作”权力分配方式,却给日后申万巴黎内部矛盾的不断爆发埋下了隐患。

2008年底,申万巴黎内部爆发了两次中外股东理念冲突的事例:11月,申万巴黎斥资2000万元自有资金认购申万巴黎添益宝债券型基金。而巴黎银行认为注册资本不能用于投资,但中方认为这对于国内基金业来说实属正常。12月,申万巴黎增资注册资本,由此前1亿元上调至1.5亿元,但原有股东及持股比例保持不变。与国内合资基金外资规模股权增至49%的“大潮”相比,法方希望增加股权比例确保话语权的希望落空。

在股权增加落空后,申万巴黎外方代表总经理毛剑鸣对媒体表示:增资体现了股东对中国基金市场及申万巴黎基金的强烈信心,并不是单纯为了争取某项新业务资格的举措。言犹在耳,申万巴黎却接到了股权转让的通知。随着法国巴黎银行的撤资,毛剑鸣的申万之路也宣告终结。“习惯于绅士风格的唐熹明黯然远走,毛剑鸣满足于做巴黎银行的‘稻草人’,姜国芳则在继续其‘仗义大哥’的董事长身份。”在申万巴黎“内讧”最为白热化的时期,曾有媒体如此总结其几位高层的不同特色。

曾在成立之初创下68亿元认购纪录的申万巴黎盛利精选基金,却成为了中外股东裂痕的开始。在对此基金论功行赏之时,公司高层奖金由20万到89万元不等。但作为法方代表的投资总监张惟闵、总经理唐熹明却一分未得。根据规定,员工奖金由总裁审批,而董事长及总裁奖金则应该由股东会、董事会批准。但在此次行赏过程中,申万巴黎董事会规定董事长奖金必须仅由董事会来批。

2007年,法方代表唐熹明在心灰意冷后,黯然出走意大利忠利,据业内人士透露:唐熹明的出走,与其注重业务交流而忽略维护公司内部关系的行事风格有关。并且,作为巴黎银行派来的总裁,在外方未能获取较多的经营权限的条件下,也并没有太多独立的运作空间。

“巴黎银行犯了一个错误,最开始不应让中方决定太多的人。” 一巴黎银行人士曾感叹。随着巴黎银行的离去,代表该行的总经理毛剑鸣将退出申万巴黎。对此,浦剑悦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毛总现在还在公司上班。”

数据为王败者遭弃

申万巴黎股权转让尘埃落定后,市场曾疑惑:通过收购获取的海富通基金的“他生”身份,为何会让“亲生”的申万巴黎惨遭巴黎银行的抛弃?

万得数据显示:受旗下基金业绩不佳影响,申万巴黎资产管理规模在逐年缩水。去年末,申万巴黎资产规模为236.6205亿元。而今年二季度,此数据降幅高达56%仅为104.1809亿元。行业排名则从33位跌至40位。

同样来自易天富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7日,按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计算,申万巴黎旗下8只基金(剔除货币基金)今年以来大多亏损,除申万巴黎添益宝债券型基金同比上涨10%外,其余7只偏股型基金仅有一只上涨,同期涨幅仅1.37%。

而旗下申万巴黎消费增长股票基金则创下了去年下半年成立的普通股票型次基金赎回率冠军,去年末,该基金份额较上一季度减少了3.5亿份左右,总份额为1135827982.46份。今年第一季度该基金继续被赎回了3.7亿份左右,缩水至746092560.50份。从成立之初至今年一季度,市场份额缩水49%,几乎被腰斩了一半,在国内股票型基金中荣登“冠军”头衔。

此次股权转让中,有消息称“巴黎银行曾要求申万巴黎尽快将规模做至200亿元,以便卖个好价钱。然而在二季度敲定日本三菱后,交出的答卷却是继续缩水,降至104亿元左右。

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席卷而来,欧洲金融业进行了快速整合。

巴黎银行斥资100亿欧元收购了富通旗下大部分资产,其中包括了海富通基金。2006年,海富通资产规模出现回落跌至114亿元,2007年其资产规模却来了一个巨大飞跃增至447亿元,2008年更是突破500亿元大关,高达565亿元。其行业内排名则长期位于20-30位之间。反观申万巴黎,2006年至今,在巴黎银行旗下三家基金中,其业绩则长期处于垫底地位,行业排名一路下滑,2008年更是跌至41位。

“股权转让后申万巴黎发展如何目前还很难说,发生变化肯定有改变的契机,但它现在的发展在基金公司里算较弱的,外方股东实质性帮助并不大,关键是要理顺核心理念,统一公司认识,理清发展理念,若有相对市场化的管理层可能会更好。”江赛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而在王群航看来,中外合资基金公司产生矛盾的不单是申万巴黎一家,也不单是中法两方,还有一些合资公司因为经营管理、投资管理、文化背景的分歧而分道扬镳。

申万巴黎此次股权转让可以看做是合资基金公司的典型冲突,6年的时间结束后,除去曾经带来的辉煌外,这场曾经的合资盛宴,最终却让市场得出了一个结论:中外合资,还在路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15989277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