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利润,远离简易:计税方法大比拼(一)

据统计,除小规模纳税人天然适用简易计税方法以外,试点纳税人中的一般纳税人发生特定应税行为可以选用简易计税的情形截至目前共计有22种;原增值税纳税人中的一般纳税人可以适用简易征收的项目共计有13种。笔者认为,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营改增试点期间,应逐步缩减一般纳税人简易计税的范围,以实现真正意义的增值税。

相关话题——不动产转租,慎用简易:计税方法大比拼(二)   今天从现金流量和损益的角度谈谈个人的看法。   增值税的不同计税方法,表面上看,只是应纳税额计算公式不同,一个是销项减进项,一个是销售额乘以征收率。由于现行征收率低于税率,简易计税的缴税支出似乎也低于一般计税的缴税支出。   从现金流量的角度看,由于以下三种情形的存在,简易计税的缴税支出并不一定低于一般计税:   一是纳税人的进项支出水平较高。   二是简易计税方法只针对特定应税行为,相当于从纳税人的业务中单划出一块「自留地」计税,与一般计税方法计税的业务在税务管理上相隔离,这就可能会出现纳税人一般计税业务存在大量留抵,而简易计税业务还要缴税。   三是异地提供建筑服务的一般纳税人,一般计税方法的预征率低于简易计税方法的预征率。   从损益的角度看,由于简易计税方法计税不允许抵扣进项税额,抵扣链条就地中断,纳税人的采购支出就全部变成了成本或费用,导致简易计税方法下的成本水平要高于一般计税方法下的成本水平。   进一步分析,以一般计税方法计税的不含税成本作为基准,同一项业务,在同等利润率的情况下,一般计税方法的不含税报价,显然要低于简易计税方法的不含税报价。   因此,在竞争完全且充分的情况下,理性的一般纳税人在做采购及招标决策时,会据此优先选择一般计税方法的纳税人作为分供商。   这样,计税方法就通过损益影响到了纳税人的竞争地位,小规模纳税人或者选用简易计税方法计税的一般纳税人,在招投标时,会处于竞争的劣势。   政策制定者考虑了上述因素,所以才会有允许未达标准的纳税人自愿登记为一般纳税人;允许一般纳税人的某些应税行为「可以选用」而不是「应当选用」简易计税方法;允许适用免税、减税规定的纳税人,放弃免税、减税等政策。   那么,简易计税方法是否就一无是处呢?笔者认为,如果非要找一个优点的话,那就是它「操作简便」,无需去考虑销项进项,无需做到扣税凭证「应取尽取」,进项税额「应抵尽抵」。   这种优点不要也罢。   以上观点的详细阐述和例解请参见:   1、原理:为什么说增值税欺骗了你?

道道征税,环环抵扣使得增值税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或者说具备较大的欺骗性。   纳税人采购时支付的价款中,包含一部分进项税,可以抵扣其销售对应的销项税,其直接结果是,纳税人的现金流出和现金流入均可分为两部分,一是损益(收入与成本之差),二是税金(销项税与进项税之差)。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增值税的价外税特性。   在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上,每一纳税人依其增值额向税务机关交税或退税(或留抵),而且可以从数学上证明,产业链上所有的纳税人征退税之和最终将全部转嫁至最终的某一个末端消费者。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增值税的税负可转嫁性。  

  从上图可以看出,国家自这一产业链一共征收了220元的税款,尽管这220元税款分由5个纳税人缴纳,但这220元实际上是由最终消费者承担的,悲催的是,末端消费者形式上并没有直接向税务机关纳税,而是不知不觉糊里糊涂的承担了所有上游纳税人的税款。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增值税的欺骗性。   产业链税负由末端消费者承担,体现了增值税是对最终消费进行课税,也有部分国家称之为「消费税」,正是由于其对终端消费课税的特性,而末端消费者多为个人,穷人和富人财富不同,故所承担的税赋占其收入的比重也不同,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增值税的累退性。   这些特点您明白了吗?   2、免税和简易计税:谁沾了谁的便宜?   3、筹划:老项目一定就选简易计税方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