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迎亲1小时花费上万炫耀式消费应受制约

  5月6日上午,北京首次直升机迎亲在东四环某公馆内上演。据了解,该次飞行共花费5万元,由专业航空公司提供服务。该飞机为欧洲直升机公司系列,机型为AS350B3,俗称“小松鼠”,其机舱有6个座位(5月7日《新京报》)。

  直升机迎亲很有创意,但这显然是“富人经济学”的一次升天。飞行1小时就花费几万元,唯有“不差钱”的新人才能直升。当然,作为一种商业行为,做富人生意最具“钱景”,尤其在奢华消费、奢侈品消费盛行之际,无疑是供求关系的市场经济学常识的运用,是给奢华消费提供的一块新空间。

  中国现有的“奢侈地位”已是高处不胜寒。世界奢侈品协会公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中国奢侈品市场年消费总额已达126亿美元(不包括私人飞机、游艇与豪华车),占据全球份额的28%,中国已成为全球占有率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国。

  针对奢华消费,是听之任之、推波助澜,还是进行遏制?完全的市场化、自由的市场化,只能是随波逐流,很容易“更上一层楼”。正如有关人士所认为的,目前中国奢侈品消费主要是“富二代”之间的攀比,他们首先通过奢侈品进行自我身份攀比,进而攀比家庭财富和社会地位。直升机迎亲,给奢华消费开辟了一条新跑道,搭建了一个新平台,打造了一个新载体,载财富升天,引领财富向奢华天空直升,或许会让财富品质“飞流直下”。这是财富及其品质的悲哀。

  直升机迎亲,诠释并助长着“富人经济学”的奢华。其实,不仅社会远没有达到可以奢侈消费的物质条件,即便是未来物质条件不断改善,富裕程度越来越高,勤俭节约的美德也需要继承与弘扬。个人私财在受到法律保护的同时,也受到来自社会道德的制约——用于公益、慈善事业得到社会舆论的褒扬,大肆浪费或炫耀式消费则受到社会的鄙视。

  安徽 王旭东 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