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伟东和他的青河“狼园”

9月底在阿勒泰地区青河县采访时,听说当地有个狼园,园主养了十几年狼,不仅让自己的狼上了《狼图腾》这样的大片,还办起了狼文化科普基地,一年有两三万人慕名前来参观,很是好奇,便去一探究竟。

狼园在青河县青河镇东边一个偏僻的河谷,占地15亩,四五十只狼被关在几排铁笼中,一位专业的饲养员定时“送饭”。此外,还有狼产品展示室、防疫室和一面墙的狼文化展板。

狼园门口蹲着一只帅气的小狼,我们一走近,它就猛扑过来,吓得我们尖叫着四处奔逃,当然是有惊无险,它的脖子上拴着粗粗的铁链呢。这时候,园主高伟东笑呵呵地摆摆手,小狼就安静地退下了。高伟东介绍,这只四个多月的小狼是狼园的“形象大使”。

38岁的高伟东是土生土长的青河人,粗糙微黑的肤色是青河“特产”。他有青河人的朴实诚恳,这样的性格竟能和狼打交道,让人暗自疑惑。

北塔山靠近阿尔泰山,是牧民的冬窝子。10年前的春天,高伟东去北塔山捡石头,碰到一位哈萨克族牧民,要送给他两只出生十几天的小狼崽。原来,这位善良的牧民在草原上捡到4只狼崽,回家养了几天,就死了两只,发现狼真不是好养的,于是急着找人领养另外两只。

高伟东从小喜欢小动物,对狼充满好奇,便抱回家里,找了个纸箱子,把小狼当小狗养了起来。他很快就发现,狼和狗很不一样。“那么高的纸箱子,小狼竟然能一个咬着一个的腿跑出来。后来换了木头箱子,加了盖子,小狼还能跑出来,非常惊奇。我做过一个试验,把一只比小狼大五六倍的兔子扔进箱子里,第二天,兔子竟不见了。我后来只在箱子缝里发现了一小撮兔毛。”

第二年,两只狼长大了,凶相毕露。高伟东一看,狼还真不是随便能当宠物养的动物,就打算放狼归山,让它们重返大自然。恰在这时,一个朋友送给他一只成年狼,这只狼很快就和高伟东的一只狼“恋爱”生子了。人工繁育成功让高伟东很有成就感,望着4只小狼崽,他脑海中第一次闪出了养狼的想法。

家里没人支持他,朋友说他是个“大勺子”,他只好继续经营自己的小饭馆。2008年,高伟东得知国家允许私人驯养狼了,青河县也鼓励特色养殖,当时他刚有了一点积蓄,就在青河县林业部门的支持下,办理了相关手续,又在县上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在他家附近的河谷地带建起了这个“狼园”。

为了方便记者拍照,高伟东走到狼园门口,解开了拴小狼的那条铁链。小狼突然一个腾跃,扑向高伟东,我们霎时紧张得几乎窒息,只见高伟东不急不躲,在一个小板凳上坐下,面带微笑,轻轻握住了小狼的两只前爪,小狼安静下来,伸出粉色的长舌,轻轻舔着高伟东的脖子。我们吓得大惊失色,高伟东却笑嘻嘻地说:“它这是在跟我撒娇呢。”

在高伟东眼里,狼是“有情有义”的动物。“你对它好,它会感恩;你伤害它,它会恨你。”一只小狼2个月时,从笼子里跑出来,左前腿让争食的同伙咬断了,高伟东找来云南白药给它包扎伤口,又想尽各种治疗办法,它的伤口还是无可救药地化脓溃烂。眼看这只小狼气息奄奄了,高伟东把它送到了狼妈妈那里,狼妈妈每天用舌头一遍遍地舔“女儿”的伤口,20多天后,奇迹发生了,小狼的伤口神奇地痊愈了。

从此,高伟东对这只三条腿的狼格外关照。狼两岁就成年了,这只狼成年后为争夺“老大”之位,和同伙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厮杀,被咬得遍体鳞伤,一连几天不吃不喝。“当时觉得它肯定活不了了,可它居然活下来了。”顽强的生命力让高伟东对这只狼有了一种特殊感情。

不久,这只狼怀孕了。高伟东正在研究狼的人工繁育方法,于是每天送水送饭,特别关照。狼的孕期一般是63天,高伟东专门给它做了一只大木头箱子当产房,又担心只有三条腿的它会难产,或是行动不便把狼崽压死,更加悉心地照料。

青河3月的早晨,依然寒气袭人。一天早晨8时多,天还灰蒙蒙的,高伟东到箱子旁一看,发现了5只刚刚出生的狼崽,只有一个手掌那么大,闭着眼睛乱趴着,唧唧叫着,母子平安。此后6天,这只狼几乎一动不动地卧在“产房”,守护着刚出生的“孩子”。高伟东除了往“产房”里又加了些棉花、麦草,还在“产妇”的饭里增加了酸奶和鲜鸡蛋。

“90%的狼产崽后,绝不让人靠近,人一走近,它就会愤怒地攻击。这只狼看到我,总是非常安静,眼神中有信任感和亲切感。”

随后,高伟东出差了一周。那时,家人依然反对他“养狼”,谁也不去喂食。他回来一看,母狼和狼崽都饿得奄奄一息了,赶紧去喂。已经饿成那样的母狼吞下肉,却舍不得咽下,嚼烂后又吐出来,先让狼崽吃饱。

“都说狼残忍贪婪,看到这一幕,我非常震撼。狼的母爱并不比其他动物差。当我开始养狼,我发现从前对狼的认识太过简单,并不全面。”高伟东说。

现在,这只三条腿的狼已到了“垂暮之年”,许多人劝高伟东对它实行“安乐死”,高伟东说:“我下不了手,因为对它投入的感情太多了。我创业办这个‘狼园’以来,经历了太多艰辛坎坷,这只三条腿的狼几次从死亡的边缘活下来,它的顽强精神也激励我。有时候看到它,感觉仿佛是共同创业的伙伴,看来我只有为它养老送终了。”

现在,高伟东的“狼园”里,既有青河地产的草原狼、丛林狼,也有号称“西伯利亚狼”的黑狼,还有蒙古狼。

高伟东告诉记者,现在狼在全国许多省几近灭绝,只有新疆和内蒙古的狼比较多。阿勒泰山高林深,地广人稀,狼资源比较丰富。

随着青河“狼园”的名气越来越大,北京、内蒙古、山东、青海等地的动物园和旅游景区纷纷前来买狼。还有不少地方来租狼,一只狼一年租金两三千元。2014年,中法合拍故事片《狼图腾》,高伟东的十几只狼在其中担任了“群众演员”,给青河“狼园”做了个大广告,疆内外旅游者纷至沓来,高伟东的“狼产业”也初具雏形。

记者在一间展示室里看到用狼牙、狼髀石等加工成的高档工艺品,还有狼皮和狼皮制品、栩栩如生的狼标本。“我把老弱病残的狼这样开发利用,以狼养狼。”

现在每年慕名前来参观者有两三万人。高伟东没有收门票,而是搞起了科普活动。

“草原鼠、草原兔繁育能力很强,是草原天敌,狼专吃它们。狼的存在对于平衡草原生态作用很大。每年草原上那些冻死、病死的牲畜大都被狼吃了。这是纯天然的生物处理法。”对记者,他也不忘宣讲。

和狼打了10年交道,走过弯路,有过迷茫,眼界渐渐开阔起来,他不想仅仅做个养殖户。这些年,高伟东配合县林业部门,把几只带了项圈监控装置的狼放回野外,调查狼的生存状态。高伟东还跟山东一所大学合作,让“狼园”成为一项研究课题的取样基地。人工养狼的技术难题也被他一一拿下了。

“在传统文化中,狼是恶的化身,养了狼以后,这种观念渐渐变了。狼的团队精神、狼对环境顽强的适应能力、狼对亲情的呵护都非常值得思考,狼文化对人类有启示意义。养狼的过程是我对狼重新认识的过程。”高伟东说。

《狼图腾》热映后,影片的拍摄地内蒙古锡林浩特建立了狼文化产业园,每年十几万人慕名前去,带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高伟东大受启发,眼前的路一下子清晰了。他说:“我已经把‘养狼’当作了事业。青河有山有水有辽阔的空间,县里也非常支持,我想利用资源优势和自己的技术优势,打造全国最大的‘狼文化观光生态园’,通过旅游和文化,让自己走得更远。”

特约记者 张海峰 严小娟 巴莎·铁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