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税基础不应仅限于工资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年年会开幕式上作“财税体制改革与发展转型”主题演讲时,引用了《道德经》中的这句话。

  曾任日本财务省财务官的中尾武彦,去年刚刚接任黑田东彦的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一职。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曾评价,他在国际金融领域有着丰富经验,此外精通亚洲各国情况,是最适合担任亚行行长这一重任的人选。

  中国仍需增加财政收入比重
  中尾武彦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介绍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但正如麻生太郎评价的,他对中国情况非常了解。

  中尾武彦认为,中国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的一些决定,都要求中国通过调整税收体系来增加财政收入,与深化改革配套。

  中尾武彦在演讲中提出了若干税收改革措施:“中国的财政收入占GDP的22%,与经合组织成员国34%的水平相比,中国的比重仍然较低,所以中国首先可以通过扩大税基增加税收,包括设立新的税种,提高税收征缴率和征税的执行能力,提高税收在GDP当中的比重。”

  “中国应该建立累进性税收体系。”中尾武彦认为:“中国在提高累进个人所得税所占比例方面还是有改进的空间,目前个人所得税仅占地方和中央税收总和的6%。征税的基础目前仅限于工资,因此应该在这个基础上有所扩大,同时对于资本收益、房产、遗产和赠与财产征税,这也将有助于中国建立更具有累进性的税收体系。”

  在中尾武彦看来,中国应该进一步扩大增值税税基,同时将与环境污染相关的产品都纳入消费税的征收范围。

  中国地方债增速令人担忧
  中国地方债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过快的增速仍然让人担忧。

  地方政府在目前占据了全国总支出的85%,但是他们的收入却不到全国总收入的50%。当中央政府转移支付无法弥补地方财政缺口的时候,地方政府往往会转向预算外资金,导致地方债累积。从2010年开始,地方政府债务已经增长了67%,尽管地方政府的总债务占GDP的30%,仍然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过快的增速仍然让人担忧。

  中尾武彦建议说:“为了解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导致的诸多问题,中国应该确立适当的监管和规范的机制,更重要的是要重新审视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支出责任分配,以便缓解地方政府的压力,保证地方政府拥有充足的收入。”

  中尾武彦认为解决这一问题有多种方式,可以强化地方税种、可以在社会服务方面增加中央政府向地方的转移支付力度,此外,地方政府还可以增强举债融资的灵活性,比如引入市政债券。

  混合所有制需要包容性金融体制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关于混合所有制的表述,在中尾武彦的话语体系中被表述为“公私合作”。而在他的记忆中,中国公私合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0年。

  中尾武彦对公私合营之于经济发展的正面意义予以肯定,但他强调,应该看到在发达和发展中经济体当中有许多公私合作的失败案例,风险分配机制缺失、项目准备不充分等一系列因素造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认为公私合作项目并非是万灵药,应该对它们加以设计,妥善地实施,而不应该成为将支出转移到预算外支出的工具。

  中尾武彦强调了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性,他介绍说:“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政府大量补贴低效的国有企业,导致财政支出过于宽松,消耗了政府的潜在收入。”

  “中国的私营经济已经创造了60%的GDP,提供了80%的新增就业岗位,但是国民经济关键领域仍由国有企业主导,有些私人投资受到挤压,主要的银行也属于国有性质,所以国企占据了大多数的贷款资源。因此,我们应该允许私营企业和国企的公平竞争,这点与融资渠道尤为相关,虽然中国在开放金融领域方面已经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是金融资源仍偏向大型国有企业。所以,我们应该有更多的具有包容性的金融体制。”中尾武彦建议说。

  另外,中尾武彦在演讲中还透露,亚洲开发银行在协助中国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准备制定从2016年开始实施的“十三五”规划。近期观点

  ——亚洲新兴经济体应坚持稳健的宏观经济政策并促进结构性改革,以抵御美国削减大规模货币刺激措施可能带来的影响。中国可以维持7%以上的经济增速,预计中国当局会阻止影子银行问题引发违约或系统性风险。

  ——要解决城镇化建设中地方政府的资金短缺问题,除了举债贷款举措,关键要推进地方税体系建设,增强地方财政增长空间,应引入公私合营的“PPP”合作模式,将更多社会资本引入到城镇化的建设项目中。

  ——基础设施投资的增加将为中国经济增长注入更多动力,与此同时,应警惕地方政府为筹集建设资金出现的卖地热潮和地方债务风险。